一个使命在心中激荡

2020-05-13 16:47

见到援友,他努力微笑着:“我很快会回去,还要和你们一起帮助兵团多申请一些援建项目。”

2011年,田百春申请参加援疆工作。任兵团党委机关报《兵团日报》社副总编辑,分管报纸改版、发行、广告工作。

2012年元旦的援疆干部迎新年晚会前,田百春受命代表援疆干部创作节目,他创作了长诗《我们来援疆》:“没有人要求我们别离妻子、远赴他乡,我们主动申请,甚至竞争上岗,千里迢迢来到这遥远的地方,只是因为,一个使命在心中激荡。”我们在场听得热血沸腾,媒体人的使命,援疆人的使命,让我们感受到了肩负的神圣责任。这首配乐诗朗诵,获得兵团领导的高度赞赏,更是引起援疆干部们的强烈共鸣,并被搬上兵团第七届文艺汇演的舞台。

文章刊出后,屯垦戍边事业第一代战士、兵团原副政委李书卷给予高度赞赏,他说:“能写出这样分量的作品,一定是对兵团历史和兵团精神有着深入研究的人。”他热情邀请田百春来自己家里,认识一下这位不简单的军垦“新兵”。

“新疆是我人生重要的经历”

1965年,田百春出生于河北省卢龙县一个农民家庭。1988年,他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中国革命博物馆工作。仅4年时间,他就参与主持和编撰了17部文史类著作,个人撰写的文章累计超过100万字。

2011年8月25日,一架专机从北京抵达乌鲁木齐.作为第七批援疆干部中的一员,《求是》杂志社《红旗文摘》的总编辑田百春开始了援疆生涯。

在初来兵团的4个月时间里,田百春就赴兵团5个师开展采访、调研和报纸发行工作,作品超过2万字。他常说:“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就要关注问题,勤于记录,善于写稿。”

4月3日下午,在北京公安医院肿瘤科病房里,初春的阳光照在窗棂上,病房暖意融融。正在打点滴的田百春,见到援疆的同事来了,眼眸闪着亮光:“这么远来看我,真是辛苦了!”他有意提高声调,一如昔日那般激情澎湃,讲述援疆工作的点点滴滴。

你还这么年轻,你的这些愿望都还没有完成,你怎么就病倒了呢?

“只因使命在心中激荡”

田百春是198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分配到中国革命博物馆工作。1992年调入求是杂志社。2001年调派到香港中联办。2010年回到北京担任《红旗文摘》总编辑。2011年,年仅46岁的田百春,在10年驻港后,又申请3年援疆任务。面对眼前这位质朴的新闻前辈,我心中充满无限的敬意。我们当时还相约一起走遍新疆兵团的边边角角,把新疆兵团的故事广为传扬。

作为新闻界同行,我有很多机会近距离接触田百春。第一次是参加了兵团日报举行的欢迎到兵团日报任职的援疆干部的聚会,让我了解了田百春的基本情况,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2012年春,田百春累倒了,因肺癌入院。

不久,便听说田百春病了,病得很重.我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来兵团不到2个月时间,他就在《兵团日报》星期刊上发表了近6000字的长篇通讯《回望天山——一位将军的兵团情怀》,通过一位将军的视角,回顾和提炼了半个多世纪以来,伴随着新中国屯垦戍边事业开篇而诞生的兵团精神及其时代价值。他说:“‘沙海’老兵和兵团精神的存在,代表的是一种正气,而正气本身是有感召力的。时代发展了,社会进步了,我们生活好了,但兵团精神丢不得。人要活得有尊严,就不能被物质的东西所左右。弘扬兵团精神,我们党才能永远占领精神高地。”

《求是》杂志社的同事去医院看他,田百春摸摸因为化疗剃光头发的脑袋,幽默地说:“头发没了,省事,不用洗头了。”同事劝说道:“你现在成了‘一休’哥,就该好好休息。”田百春摆摆手说:“真想明天就回新疆,还有好多事没做完。对于这次难得的工作机会和经历,再辛苦都是一种收获。”

“他是个工作狂,每天工作到深夜。我们住得近,经常听见他剧烈咳嗽……有天晚上我去看他,他就一杯水,一个馕……其实他早就咳血了,但瞒着大家……”兵团援疆办主任吕双旗无法掩饰对“战友”的痛惜。

援疆之前,你跟领导说:“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到新疆工作几年,趁还年轻,让我去吧!”你说:第一,对新疆有感情,在香港时就带着记者去兵团采访过;第二,对新疆历史和文化感兴趣,已积累了几万字的文字材料,想写一本关于新疆的书;第三,深知新疆的特殊重要地位,想为边疆发展、民族团结做点事。“去新疆工作,将是我人生重要的经历。”

那天,我和新疆各界领导与媒体记者一起在机场迎接援疆干部的到来,第一次见到了田百春总编辑.他到新疆后的职务是兵团日报副总编辑。

1992年,田百春调入《求是》杂志社,并于2001年被选派到香港中联办工作。10年驻港任务结束后,他又欣然接受《红旗文摘》创刊重任。作为总编辑,对每期34万字的文稿,他都会一篇篇认真审读,经常在样稿上留下密密麻麻的修改和校稿意见。

在基层单位采访,他总是谦虚地说道:“打扰你们了,向你们学习来了!”与干部职工交谈,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他们的敬意:“你们是最辛苦的人,感谢你们为祖国作出的贡献!”

田百春,新疆等着你,我们相约天山见!(中国经济网记者姜帆)

“再辛苦都是一种收获”

百春,3年援疆路,你只走了一小段,怎么就病了?我们相约要一起到边境线上采访的计划还没有实施,你怎么能病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