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综合来看

2020-01-31 00:56

总体来看,今年上半年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去年仍平稳增加。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5.08万亿元,同比多增2217亿元。而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首超10万亿元,达到10.15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38万亿元。

李克强总理近日在部分省区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表示,要增强调控的针对性和预见性,做到稳中有为,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任务。

鄂永健也指出,前期住房成交量大幅上升对住户贷款的拉动仍在,6月住户中长期贷款增加了1913亿元,仍保持高水平。而6月对公中长期贷款占总新增贷款的比例依然处在20%多的较低水平,显示企业经营状况未有显著改善。

专家认为,6月份席卷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短缺带来的波动不小。市场拆借利率在6月飙升,导致资金成本上升,限制了银行表外业务的增长,非信贷融资回落在意料之中。

在经济没有明显回升的情况下,银行间利率自5月中旬开始走高,并在6月迅速飙升。在银行资金紧张的局势下,6月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和去年同期相比双双“刹车”。

鄂永健也认为,下半年制造业信贷需求依然难有明显起色,但预计部分项目加快推出对信贷增长有促进作用。另一方面,在外汇占款增长低迷、银行存款压力依然较大的情况下,银行信贷投放能力不强。预计全年新增贷款8.5万亿-9万亿元,贷款余额增速继续有所回落。

鲁政委指出,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讲,要更多立足“盘活存量”,不额外更多增加总量而把事情做好,就需要做好统筹。财政政策要压缩不必要的财政支出而将这些资金投在棚户区改造、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上面,货币政策要让资金进入实体经济,避免“空转”。考虑到政府负债率已不低,货币存量继续扩大空间不大。

建设银行研究员赵庆明认为,二季度经济增速有所回落,但综合来看,经济运行尚在合理区间,预计三季度增速将有所回升。“下半年货币政策仍将维持稳健,但略有宽松,降息降准的可能性都不大,不过货币市场利率将从高位有所回落。”

根据往年银行信贷投放规律,6月份往往是银行贷款增长较多的月份。央行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这一数字下降到了8605亿元,同比少增593亿元。这与以往新增贷款在季末,特别是上半年末大幅上升形成反差。

交通银行研究员鄂永健认为,6月新增贷款不及市场预期有多方面原因。一方面由于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有效信贷需求不足;另一方面,外汇占款增量可能依然不多、银行存款增长乏力、6月下旬流动性偏紧等也限制了银行信贷投放能力。

“今年上半年的贷款增速超出想象,增速非常好。但实际上,企业的有效信贷需求仍然不足,从贷款投向来看,个人贷款增速超过对公贷款增速。”上海一位银行公司业务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告诉记者。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在总量调控方面将维持中性,这意味着央行在货币市场需要的时候将运用公开市场操作的多种工具提供流动性,以维持市场的平稳运行。这将有利于降低前期较大的风险规避情绪和流动性偏好,未来银行间市场利率将稳定在3%—4%之间的较低水平,出现大幅波动的可能性大为降低。

展望下半年信贷形势,国开证券宏观经济研究员杜征征认为,“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的表述表明政府对经济增长放缓的容忍度提升了。“由此我们调降今年全年新增贷款预期到9万亿元以内,此前我们认为这个值将达到9万亿-9.2万亿元。”

银行贷款回落,社会融资规模也同样“刹车”。数据显示,6月社会融资规模为1.0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增7427亿元。并且环比5月份少增1500亿元,已经连续3个月环比下降。

专家认为,上半年“金融热、经济冷”的背离现象引发了广泛关注,预计下半年货币总量将会重新回到更为均衡的状态,未来除了关注融资总量,应更加关注融资的结构和质量。

“从媒体公开报道看,四大行6月上旬信贷猛增2160亿元,但此后出现了回调。”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6月份中下旬以来,银行间市场流动性超级紧张,新增贷款在6月中下旬受回购利率波动影响显著放缓。